笔趣阁 > 游戏动漫 > 钱的战争 > 第003章 午夜K歌

第003章 午夜K歌(1 / 2)

本故事纯属虚构

在繁华的闹市一角,白天喧嚣闹腾的嘈杂声,经过黑夜短暂的平息后,又已是人声鼎沸。角落的集市,到处充斥着小商小贩的大声吆喝:“刚到的新鲜有机蔬菜,快来买啰!”

市场的旁边,有一栋古董式的老房座立在那里,墙体的外表已经是斑驳陆离。墙体上满是被雨水浸染的痕迹,潮湿的位置长满了青苔。墙上爬着的攀藤,遮盖着带有污迹的墙体,由于已是多年没有修葺,像是年代已经很久。

迟明月回到家中,家就在这栋房子的二层。房子是小叔从单位分的,前几年因为小叔买了新房,自己才暂时能够免费住着,小两口在菜市场的边上,摆一个地摊卖菜。

房子的周围是一个菜市场,市场的叫卖声不断,明月就在这样的环境中一天又一天地过着极其简单的日子。

明月从菜市场买来一个猪肚,因为她知道大哥肇鸣最喜欢云片猪肚汤。她把猪肚用盐使劲在那里揉搓,一遍又一遍,把猪肚里面的垃圾全部清理干净,直到猪肚在清水里放着的时候,没有一点点的浑浊,才开始加工。

在加热的锅里,明月把猪肚用生姜和和料酒爆炒,去掉猪肚的腥味,然后放进一个瓦罐里小火煲汤。在汤都准备完毕以后,明月下楼去找丈夫,告诉丈夫要去一趟医院,并说起是自己大哥和嫂子手术的事情。丈夫在那里一个劲点头,“你放心去,把大哥和嫂子都照顾周全。家里的事情有我。”

明月的丈夫叫司徒空。他的皮肤黝黑,中等的个头,总是留着寸长短发。额头有点偏窄,所以看上去他的脸部的下面要比额头稍微显得要宽。饱满的面部肌肉,是他平时吃东西细嚼慢咽习惯形成。他的头发看上去很坚硬,有的时候,特别是睡觉起床后一根根像刺猬的刺一样立在那里。

司徒的眼睛有点明亮,眼珠的那个亮点总是像黑暗里的一点光。仔细地观察,发现他的眼睛是黑多白少,普通人的眼睛,眼白一般要多,但是他的眼睛有些与众不同,瞳孔的黑色占据着他眼睛的大部分。

司徒早年好不容易考上了医学院,不幸的是在上学期间,医学院附属医院的药房里一次药品丢失,他讲义气为他的好朋友背了黑锅,为此被劝退学。和明月结婚后,一直找不到好的事情去维持生计。

当武正哲再次返回到宾馆的时候,开门进屋,只见明月站在床边,哭成一个泪人。迟肇鸣坐在床的一角,止不住眼泪在他的脸上流淌,也不语,傻傻的呆坐在那里,任凭明月的双手在他的肩上使劲地捶打。

“你怎么就这么糊涂,在你第一次犯错的时候我就要你住手,只要不再伸手,家里也不至于闹成现在这个局面,我也不会被你害成现在这个样子。你受了十年的牢狱之苦不说,你连累了你身边所有的人,你活在这个世界上,简直就是老天有眼无珠,我早知道会成这样,我也不会那么倾尽所有来挽救你这样一个根本不值得挽救的人。”明月边哭边继续捶打着迟肇鸣。

武正哲见明月情绪有些失控,慌忙上前安慰明月,“过去的事情你就不要再提了,现在十年的牢也坐完了,他该受的罪也都受了,现在最重要的是你嫂子的手术问题,你要让你哥好好调养一下身体,以确保在进行肾移植手术前他的健康。至于钱的问题我都已经准备好了,你放心!”

听完武正哲的讲话,明月那捶打的双手停了下来,她抹了抹脸上的泪水,望着武正哲不语。

明月起身,从提蓝里拿出她在家里煲的云豆肚片汤。

“你起来吧!我煲了你最爱喝的肚片汤。在你蹬监狱的十年,我曾经煲过无数次汤,但每次从家里出发准备探望你的时候,我就想到那两年你做的一些事情,好几次我走到半道又回家,改变了去监狱探望你的念头。所以,过去十年以来,我只去监狱看过你一次,要不是在医院遇到武正哲,我还真的已经忘记了你出狱的时间。说句良心话,我有时还真希望你死在牢里算了,出来了又能怎样,出来了还会不会再带给你身边的人带来痛苦和伤害?因为一见到你,我的心中已又满是伤痕,未来的日子里,我真的不知道那曾经的创伤会在心中停留多久,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把不堪回首的往事忘掉!”说完明月又咽咽哭起来,那哭声就象一把利剑,刺痛着迟肇鸣的心。

武正哲拍着迟肇鸣的肩膀,安慰道:“明月说的这些话你不要太在意,因为过去你带来的伤痛实在是太大,那伤痛是人都不会在一时半刻地忘掉,你要想开一些!”

迟肇鸣听着武正哲的话,不停地点头。

“来吧,汤还是热的!”明月将汤盛上一碗。

武正哲扶起肇鸣坐到茶几旁的沙发上,接过明月为他盛好的汤,“趁热喝吧!”

肇鸣接过汤碗,拿起汤勺,眼眶里已满是泪水,那泪水滴进汤碗,击起一个小小的涟漪,在汤面上逐渐扩大,随着那浓香的飘逸渐渐消失。

他舀起一小勺汤,慢慢送进嘴里,不知那汤是被泪水浸染的原因,还是他口里无味,感觉一阵阵苦涩,想到妹妹这么多年还没有忘记自己喜欢的汤,他感觉那汤又带一丝丝的甜意,接连喝下几口,脸上泛起一股红晕。

肇鸣放下手中的汤勺,对明月颤抖地说道,“你们都受苦了。这十年,你们为我做的一切我都清楚,你们受的煎熬我也明白能够感受到,并会永远铭记于心。现在你嫂子的病情很严重,一些情况你比我还清楚,肾移植手术马上就要进行,时间也不允许我再过多的考虑些什么,我这两天到医院进行一些必要的术前检查,可以的话立刻进行手术,但是请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是我来捐肾,这恐怕也是我能为你嫂子唯一能做的事了!”

“我会尊重你个人的意见,只是我在担心,你坐了十年的牢,不知道你的身体可不可以做这样的手术,身体是否能够吃的消,万一……”

“没有万一,即使有一千个、一万个万一,也请你不要有什么忧虑,她的病是我直接造成。捐出我的肾,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,也是我应该做的,这是我挽回你嫂子她生命的唯一办法了,除此以外,我别无选择!”肇鸣打断明月的话说道。

“那你好好调整一下你的身体,我还要到医院去看看嫂子,你的岳父、岳母近来身体也不是很好,他们要来我没有让他们来,我总是告诉他们,有我的照顾,让他们放心!希宇这两天的工作安排也很紧张,他会抽时间去医院的,我已经电话告诉他们。”明月说完轻轻关上门离开。

武正哲和肇鸣两人坐在那里,房间里一片寂静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天色慢慢地黑沉下来。

武正哲撩开那绿色的窗帘,天黑了,附近耸立的高楼已是灯火阑珊,淡蓝色的夜空里繁星点点,像是对他眨着眼睛,他回头望着迟肇鸣问道:“今晚我们去K歌怎样?”

“K歌?肇鸣犹豫了片刻,应了一声“好哇!你为我定一间带录音功能的包间,我要把我在狱中写的一首歌录制下来。”肇鸣吩咐道。

武正哲明白肇鸣的意图,唱歌、写词、谱曲,他无所不会,吉他更是他的拿手好戏。

武正哲拿出手机,翻着电话本的通讯录,然后拨打了一家KTV的电话,预定了KTV的录音室。

肇鸣穿起武正哲为他买来的那套新外衣,神采奕奕。

他把放在茶矶上的那墨镜戴在脸上,不觉让人心头一震:“哇,好酷!”

“晚上你还戴墨镜干什么呀?对眼睛不好!”武正哲想让他把眼镜摘掉。

“我不想让别人能够认出我,戴墨镜会方便点!”迟肇鸣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“连我都不认识你了,这十年你比以前已经老了很多!”武正哲开玩笑说。

听完武正哲这说话,他摘下墨镜,在镜子前面望了望,用手抚摸着额头那两道深深的皱纹,眼中又增添了几许的感伤。

迟肇鸣武正哲一同出门,室外的空气有些寒冷的感觉,肇鸣打了个寒颤,说道“哇,天气还真冷!”

“现在的气候就是这样,时冷时热,让人琢磨不透,不过今天我的心情倒挺好,因为我们已经十年没有去K歌了,今天能和你一起,我心里是暖呼呼的。”迟肇鸣朝武正哲笑道:“K吧,出发!”

他们来到KTV,服务员见他们到来,引两人到KTV的录音室,送来了几瓶红葡萄酒,一些点心,把那小小的茶几上都摆得满满的。

两个男人在那间录音室,把那高脚的酒杯都倒满红酒。当肇鸣准备喝酒的时候,突然想到要进行手术前的身体检查,他放下了到口边的红酒。重新向服务员要了瓶VC饮料。一边喝着饮料,一边聊着天,肇鸣只顾不停地喝着饮料,对于武正哲说的什么,完全没有在意,只是无精打采地端起杯,啜上一口,一口一口地喝着。

KTV全部采用丹麦进口的音响设备,极是先进,音响效果在大河来说是最为顶级。见肇鸣不语,武正哲说道:“肇鸣啊,不要再难过了,你想说什么你就说出来,那样或许你的心里会好受一些,你如果想哭,你就大声地哭吧!这里除我以外,别人听不到!”

听完武正哲的话,肇鸣竟嚎啕大哭起来,武正哲一把将肇鸣拥住,让他的头埋在武正哲的肩膀,武正哲在听得到他“哇哇哇”的哭声外,感觉到的只是他的整个身体不停地在颤动,在抽泣,电视的屏幕上放着MV,传来刘德华的《男人哭吧不是罪》……

武正哲拿起麦克风,跟随那音乐唱了起来……

最新小说: 综影视普女的黄油世界(np) 【海贼王】恋爱哪有一帆风顺(剧情NP) 困城(男出轨H) 意淫时刻 快穿之献出身体拯救山君(BG,微sm,1v1) 快穿之任务有猫病 一抹姝色(校园np) 辛夷 眸中的月亮(1V1 SC) 甜秘密(校园高H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