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> 血奴(简) > 2.共枕.01H

2.共枕.01H(1 / 2)

补习完回到家通常都十一点了。

洗完澡撑着眼皮看点考题,转眼就过去两个小时,夜已深,我躺在床上惺忪之际老是想起他肩背上的红斑……

真的没事了?

虽说为了自己有朝一日能恢复正常,应该希望他早点死才对……

干嘛担心他?

是啊!我干嘛担心他!

都两点了,他还不出现,难道又被比他强的吸血鬼抓去啃了?

闭上眼,那些推测还在不断冒出来,翻来覆去都不能安心入眠,直到床板一晃,额头传来微凉的吻。

"终于睡了。"他低声喃喃,是在外面等到我睡着才进来的意思?

他的手掌悄悄伸进被子里拉开双腿,俯下身缓缓把肉柱塞了进来。

"唔。"我忍不住嘤咛。

"哈啊──。"他也忍不住低吟。

怕吵醒我似的,进入之后就抱着我一起躺床没有更多动作,剎那间我觉得自己像是吸吮母乳的婴孩,原来可以边睡边吸……

一想到我睡着的时候他都这样"喂食"我,脸颊就热得发烫,微微睁眼偷看,咫尺之距是一张白皙的睡脸,偶尔会因为被吸射了蹙眉低吟:"嗯──。"他睁眼瞬间我又赶紧闭上眼。

微凉的手抚上我的脸颊……

"怎么比平常还热……生病了?今天在顶楼吹风了吗?万一死掉怎么办?人类那么脆弱……"他喃喃碎语。

"我才没那么容易死。"我睁开眼睛低语。

"啊!"他吓了一跳撞到身后的墙:"我……不是故意吵醒你的,赶紧睡吧!我不会再讲话了。"

"我说你……"我撑起上身解开他的衣料,月光下隐约可见红斑还在:"这些什么时候才会好?"

"下次吸你血的时候吧。"

"那你现在吸一口。"

"可以吗?"他有些诧异、有些犹豫:"可是我还没那么迫切要血,那时候决定咬你是因为觉得我快死了……"

"上次我在暗巷找到你不是也快死了吗?怎么没咬过来?"

"因为我不知道贪图活下去到底对不对……或许我的家族已经被战祸坡及,灭族了也说不定……"他长叹一声。

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,只是轻抚他的脸。

"呃啊──。"他浑身泛起抽颤深深喘息,埋在我身体里的硬柱也跟着泛起绵长的抽颤:"啊啊……唔──!"他紧拥着我,持续了两叁分钟才缓和下来:"哈啊……刚才身体是怎么了……"

"怎么了?"

"射了好久……"

"你、你是说刚才那两叁分钟都在射吗?"太不可思议了。

"嗯,断断续续没有停歇一直冒出东西……你有什么感觉吗?"他轻抚我的肚皮,还不至于到鼓胀的程度。

"没有什么感觉。"

"你摸我的时候身体像触电一样,从那时候开始的。"

"这么神奇?"我又摸了一次他的脸,他只是眨眨眼。

"怎么这回没有了?"我蹙眉不解。

"我也不清楚……"他看了一眼窗外月色便摀住我的双眼:"你该睡了,明天不是要考试?"

"嗯。"

"我天亮就走。"

"你不是说要待在学校?可是今天那两个学生占住化学教室,以后我应该也去不了。"我盘算着之后午休该去哪写考题。

"我想买套制服,这样在学校里闲逛就不会被发现了。"

"最好是。"我当他是说笑。

哪知道隔没几天,他大喇喇出现在我们班教室里。

"你、你怎么能坐在这里?"我瞪大眼看着他。

"他们都相信我是上学期就来的法国交换生──路易。"他轻巧地说。

"可是这学期都过大半了你才来,谁信!"

"呵呵,只有你不信。"他弄乱我的前发。

"路易,你的作业还没交。"女同学朝他喊道:"你每次都最晚,自己拿去交!"

最新小说: 综影视普女的黄油世界(np) 【海贼王】恋爱哪有一帆风顺(剧情NP) 困城(男出轨H) 意淫时刻 快穿之献出身体拯救山君(BG,微sm,1v1) 快穿之任务有猫病 一抹姝色(校园np) 辛夷 眸中的月亮(1V1 SC) 甜秘密(校园高H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