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> 血奴(简) > 2.共枕.03H

2.共枕.03H(1 / 2)

送医事件后,他一个月只咬我一次。

"真的可以那么久才咬一次吗?"

"不知道为什么我噬血量跟其他不死族相比偏少,这样就够了。"

"那你遇到我之前撑了多久?"

"一整年吧……我也不确定。"

"这么久!"

"所以才觉得自己快死了。"

路易又从抽屉摸出一封告白信。

"到底是谁写的?已经连续叁封了。"他困扰喃喃。

"我看笔迹都是同一个人。"

信封背后还有一样的爱心小贴纸,里面写满对路易外貌的赞叹,以及诚恳地求交往,并且希望在这周末晚上,到约定的地点见面响应她的告白。

路易午休的时候还是会跟着我到讲堂,我一边看书他一边研究告白信,他嗅了嗅叁个信封脸色越发难看。

"虽然很细微,但我好像知道是谁了。"

"谁?"我放下英文词组好奇追问。

"就是常常带头欺负你那个啊!"

"静子?"

"嗯。"路易嫌恶地说:"我不想去见她。"

"为什么?你可以问她想不想当你的血奴啊!我记得她非常喜欢吸血鬼小说,上课偷看被没收就再买一本,难怪会喜欢你。"我淡然地说。

不见他回应,我抬头瞄一眼。

"唔!"他吻了过来,唇舌欲罢不能地翻搅,一只手悄悄扯下我的底裤,跳下桌面解开裤头露出狰狞的硬柱,眼神迷茫地对我说:"可是我喜欢你……"语落之际便插进来缓缓摆动。

"嗯──。"我靠着他的肩轻哼一声,抱怨道:"说不定你只是喜欢进出我的感觉……是谁都无所谓吧?"

"哈啊──。"他停止抽送,捧起我的脸,窗外的阳光让他的瞳孔变成一条黑线,我依然看清他眼底的迷惘,或许他也不确定我说的对不对。

血奴不就是那样的存在吗?

"很多血奴最后晋升为妻子,如果是谁都无所谓,为什么要特地让她成为妻子?"路易困惑地问我。

"不死族都是男人吗?"

"你别老是转移话题……"他无奈地说。

"我只是好奇,这种衍生机制的话,就只有男性有喂养器官吧?"

"嗯,百分之九十不死族都是男的,女的就必须寄宿在有养许多血奴的贵族底下,或是用劳力跟贵族换取血袋,我们黑地斯家族通常是后者。"

"那么多血奴却想把其中一个变成妻子,应该是爱了。"我说。

"对吧!"路易点点头说:"所以你不要再说那种话了。"

"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疯狂地喜欢你……"他收紧拥抱脸埋在颈窝喃喃:"疯狂地……"

我被他困在怀里快要窒息。

"知、知道了,你松手……"我艰难地说。

"如果你希望我留下,即使黑地斯家族希望我回去……我也会留下的。"他眼底闪烁着不确定,还是为了让我明白他的心意在两难中预先做了抉择。

"换个姿势行不行?"我拿起旁边的英文词组。

"嗯?"他拔了出去。

我跳下桌,九十度趴着方便看书。

"我还是想多背几个词组,从后面进来你会吗?"

"你就不能休息一下吗?"他虽然这么说也没反对我看书,掀起短裙把硬柱塞进湿滑的甬道缓缓抽送,缓到我神识都投入在英文词组中,短短十分钟背完预定的进度,把书阖上的瞬间路易突然往深处一顶。

"啊……!"

"剩下的时间要享受了吗?"路易扬起嘴角,微凉的手掌握住我的腰狠狠顶送,不时发出闷哼:"嗯、嗯……嗯、嗯……"

"路易……往上……"

"这样吗?"他把身体稍微后倾,腰杆往上用力挺了挺,下腹传来酥麻燥热的快感。

"嗯、用力……路易……哈啊……"

他兴奋地使劲顶送,交合处的拍击声越发响亮,在宽敞的讲堂产生回音,我的双腿甚至被他顶离地面。

"伊奈……里面变得好热……唔、嗯……想、想射了……"路易深深撞击十来回,从背后抱着我颤抖着迎来高潮:"啊、啊──。"

反应缓下许久他还是紧拥着我不发一语。

"路易?"

"嗯?"

"你……还是礼貌上去见一下静子吧,然后跟她说你在法国有喜欢的青梅竹马,不然我觉得她会来找我们的碴……"

"好。"他轻轻咬住我的耳瓣,微微的痛大概是被他咬出血了,微凉的唇舌似乎在舔拭血珠。

"你现在想咬我也没关系,别像上次过量就好。"

"那我就咬一小口。"他果然是饿了,覆在颈子上的牙齿触感像抽血的针头缓缓刺入,在那之后抽走多少血我感觉不出来。

似乎不多,他很快就松口舔起冒血的牙洞。

"这么客气?"

"呵呵……"他傻笑一阵,忽地抱着我跳到二楼看台区。

"跳这么高做什么?"

"嘘……"他指向另一侧的窗户外面,有个男同学牵着一个女同学。

正好是静子跟留级的学长。

我看了一眼表,现在是吃完饭的打扫时间。

"他们该不会是上次出现在化学教室外的……"

最新小说: 综影视普女的黄油世界(np) 【海贼王】恋爱哪有一帆风顺(剧情NP) 困城(男出轨H) 意淫时刻 快穿之献出身体拯救山君(BG,微sm,1v1) 快穿之任务有猫病 一抹姝色(校园np) 辛夷 眸中的月亮(1V1 SC) 甜秘密(校园高H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