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> 血奴(简) > 7.备战.03H

7.备战.03H(1 / 2)

"伊奈……"床上的他又开始呓语、发出哭吟。

"唉。"我浅叹一声,心想伊奈的脆弱带给他如此巨大的阴影,我也必须付点责任吧。毕竟本来应该是我这个肉身死去,由伊奈的肉身继承女巫的记忆,若真是如此他也不用面对突然的失去,以至于每夜都被噩梦纠缠。

我刚躺上他空出的位置,他便循着气味蹭了过来,撒娇似的在怀里呜咽:"伊奈……"我没说什么,只是轻揉他的后发,颈子感受到他的睫毛上下刷动,猜想他大概醒了。

呜咽停止了。

他只是轻轻揽住我,再次闭上眼安逸地睡去。

本想哄他睡着就继续思考战略,结果我也不小心睡着了。

隔天,半梦半醒中感觉床上有些动静,猜想是他醒了。

我不想跟他对上眼所以没睁眼,感觉路易坐起身后又静止了好一阵子,就在我又快要睡着时,额头感受到他的吻。

"……。"我忍不住睁开眼睛。

"……!"路易看到我醒了,吓得摀住自己的嘴,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。

我的视线倒是被他隆起的裤裆吸引。

"啊!"路易立刻掩住腿心,低着头解释道:"每次醒来都会这样,不、不是因为想要!"

"呵。"我忍不住笑了出来:"我什么都还没说。"

"……。"他窘迫地想爬离这张床,但是他的反应太有趣了,我重新将他拉回床铺压制在身下,他挣扎一阵便放弃了。

"你真的那么喜欢我?"我问。

"你不是早就知道答案了……"他无奈地望着我。

"可是我……"

"我知道你不再是地球人伊奈,数千年来肯定遇过比我更好的人,我在你眼里或许没有什么价值,所以我没有奢求你也同样喜欢我。"

"爱──这种情感,长远来看并非永恒,即使你父亲还深爱着你的母亲,身边也有另一个必须在意的人了。"我忍不住告诉他残酷的事实。

"巴德尔跟南娜呢?"他反问道:"他们可以是永恒吧?"

"他们……"我确实有点羡慕。

"如果有天你消失了,我会像巴德尔一样等你回来。"他的眼神坚定得令人心动:"直到我死去为止。"

"别说这些了。"我松开对他的压制,他却依旧躺着。

"改变容貌的魔药我放在桌上,喝下一瓶可以持续叁日,我们得在那之前去竞技场打听克罗诺斯是被什么武器打败的。"我走向书桌拿起紫色药水:"不过阿瑞斯不会轻易接见普通人,我会去跟巴德尔拿亲封密函。既然巴德尔想中止对尼克斯家族的金援,我们就得好好利用这点,试探克罗诺斯家族会在战争中站在哪一方。"

"肯定是我们。"他斩钉截铁地说:"克罗诺斯人爱憎分明也喜欢保护弱小,只要将奥赛德家族塑造成被拉贵尔欺负多年的受害者,他们一定会站在我们这边。"

"原来你有在思考这种事?"我回头望着他笑。

"我比谁都想杀了拉贵尔。"话说得帅气,但他的手还摀着腿心。

"你自己解决一下吧。"我说完便从墙上的结界通往南娜所在的房间。

只是时机不巧,一出结界就听见呻吟和强烈的肉击声,我只瞄了一眼,心想巴德尔在床上努力的模样果然也是美得像幅画呀!

退回房间时,时机又不巧了。

路易半卧在床上张开双腿套弄胀硬许久的肉柱,瞇起双眼发出难耐的喘吟,似乎没发现我的视线……

一时之间,我竟不知道哪里才是容身之地,转身想干脆穿回红木屋去。

"哈啊……伊奈……"他不知情的呻吟,不知为何震荡着我的心脏,我回头确认他是在喊我还是在他心里的那个人,看来他只是沉溺在自己想象的激情中:"呃、哈……快啊、快射……"但他似乎没能顺利解放,甚至换个姿势跪趴在床上,脸埋在枕头里呜咽。

"唔嗯……"对待自己的动作越发粗暴,却迟迟不见任何液体喷溅出来。

"嗬嗯……"他痛苦又焦急地拱起身躯:"快啊……在她回来之前……哈啊……不可以让她看见……"

"为什么不能让我看见?"我忍不住开口。

"啊啊!"他错愕地起身,拉起被子遮掩:"你、你什么时候……"

"这么久都没射……昨天不是摸几下就射得裤子都湿了?"我好奇地走近他,而他窘迫地把自己藏进被窝里。

"为什么不能让我看见?"我又问了他一次。

"你已经不是需要我喂养的血奴……如果我还想要你,就是你说的……想跟你生下后代才让我产生欲望吗?"他欲哭地摇头解释:"我没有、我不希望你觉得是那样……"他半张脸埋在棉被里,简直快哭了。

听到这般说法的瞬间,心脏像被人狠狠掐一下。

不久前,伊奈以人类的立场告诉他有这种欲望很正常,因为对一个地球人而言,爱一个人想跟他生下后代是很正常的……

最新小说: 综影视普女的黄油世界(np) 【海贼王】恋爱哪有一帆风顺(剧情NP) 困城(男出轨H) 意淫时刻 快穿之献出身体拯救山君(BG,微sm,1v1) 快穿之任务有猫病 一抹姝色(校园np) 辛夷 眸中的月亮(1V1 SC) 甜秘密(校园高H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