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武侠修真 > 我可以只修仙吗np > 妖界番外一:枯源1 po 1 8dz.c om

妖界番外一:枯源1 po 1 8dz.c om(1 / 2)

锦鲤不知自己从何而来,只知从她记事时起便一直生活在一条窄小又不甚清澈的河流中。

她在这弹丸之地中糊口度日,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。

来来往往的妖族数不胜数,他们行色匆匆、狼狈不堪,更有甚者血肉模糊,几近苟延残喘。即便如此,他们也从不多做逗留,在河边稍作休整便慌忙离去。亦有许多妖因伤势过重在河边倒下,就此一命呜呼。饥肠辘辘的妖们垂涎这送上门的珍馐,转瞬便将他们的尸首分食殆尽。

这便是当时的妖界,兵荒马乱、弱肉强食,众妖惴惴不安、朝不保夕,他们四处奔逃,只为寻一处栖身之所。

但锦鲤不懂这些,她只知道随着过路的妖族日益增多,这条小河的环境已愈发岌岌可危,血腥弥漫、碎肉横流,逐渐压榨着她那本就为数不多的栖息空间。

妖族的本能告诉她,若是再不离开她赖以生存的家园,那么她有朝一日也会如同他们一般成为妖界衍化进程中的弃子。

但时来运转,似乎天道也在眷顾锦鲤,不忍看她就此丧命。某一日她浮出水面透气时,意外从过路小妖口中得到了一个重要讯息。

“听说了吗?东边出现了位了不得的大妖,传闻他温文尔雅、和蔼可亲,有他在的地方便天平地安,好多小妖都去投奔他了!”

“竟有此等好事!那我们该往何处走?”

“沿着这条河一路向东,便能寻到他了。”

……

锦鲤吐了个泡泡,在心中想到:大妖?若是大妖愿救援孤苦无依的小妖,那是否也会愿意收留她?

她环顾一眼四周,水面上漂浮着无数断臂残肢,它们随着流水的波动浮沉飘荡,晕出缕缕血丝。

是时候离去了。锦鲤告诉自己。

她摆动着金光闪闪的鱼鳍和鱼尾,跟随着那些逃命的小妖向东游去。请记住本文首发站:957c.com

这一路自是坎坷不平,锦鲤已记不清自己多少次死里逃生。那些亡命之徒连同伴的尸身都不愿放过,又怎会错过这一条流光溢彩、轻盈灵动的小锦鲤。

但锦鲤聪明伶俐、明察秋毫,次次都能化险为夷。

即便如此,到了最后锦鲤也已是遍体鳞伤,眼看时日无多。她拼命抬起头看着那片近在咫尺的柳林,却已是精疲力竭,将行就木。

她万里迢迢游到此地,这一路跋山涉水、饱经风霜,不曾想连那位大妖一面都未见到,便已奄奄一息。

而在锦鲤弥留之际,却恍惚间看到了一阵碧绿的光芒,随后便彻底失去了知觉。

锦鲤再次醒来时,正身处于一汪清澈见底、苍翠欲滴的潭水中。那其中蕴含的充沛妖力使她忍不住舒适地伸了个懒腰,迷迷糊糊又要继续睡去。

然而不远处传来的一声轻笑却打消了她的睡意,锦鲤蓦然清醒,打了个激灵警惕地向发声处望去。

那是锦鲤第一次见到如此好看的妖。

即便是万年之后,碧潭早已枯竭,她也仍清晰地记得:那日风和日暄,水面波光粼粼,她抬起头,看见了一双极其漂亮的眼睛。那双绿眸满含笑意、平静温和,就如同这汪碧潭,温情脉脉、生机盎然,使她莫名安心。

树影婆娑、光影斑驳,点点金光在他的身上流连忘返,奋不顾身地将一颗真心奉献于他。而他只身坐在郁郁葱葱的树丛中,身着青衫、长发垂地,手指轻抚这世间最无足轻重的草芥,却好似在垂怜世上最价值连城的珍宝。

那本干枯泛黄的草木在他掌心之中,竟枯木逢春,重新焕发荣光。

他察觉到了她的戒备,略带愧疚地说道:“抱歉小锦鲤,我没有恶意。”

锦鲤也不知为何,在看到他的那一刻所有戒心便烟消云散,她摆了摆鱼尾,缓缓朝他游近。

树妖见状弯起眉眼,起身向她走来,在离她六尺处止步,生怕惊扰了她。他柔声道:“小锦鲤,我不知你从何而来,又为何遍体鳞伤。但若是你愿意,大可把此地当成是另一处栖身之所,在此安居。”

他俯下身,笑着说道:“幸会,小锦鲤。我乃柳地之主,名为……”

“柳成源。”

锦鲤在水中抬头看他,日光在他身后倾泻而下,点点浮尘被渲染成金芒,无拘无束地往上飞去,隐入他头顶那片枝繁叶茂;而那传闻中的世外之妖低下头,笑着看向潭水中那条劫后余生的小锦鲤,他别无所求,只为赠与她一条新的生路。

锦鲤从此便在柳地安家落户,被柳成源温养在了那汪妖力磅礴的碧潭之中。

附近的一位柳妖曾偷偷告诉她:在她来之前,他大多数时间都独自坐在一株粗壮的藤蔓上,以和风细雨为友、与花草树木为伴,虽超凡脱俗,但又形单影只、略显孤寂。

微风眷恋他的气宇轩昂,不禁轻拂他白皙如玉的脸颊,勾起他垂落散地的长发。而他对此视若无睹,柔和的目光中始终只有那平平无奇的一花一叶、一草一木。

但自从锦鲤到来之后,他的眼中便又多了道她的身影。他会走到潭边关心她的伤势,也会坐在树下为她讲述外界的趣事,不染俗尘的巨柳因她的出现多了些许生机。

锦鲤虽不会言语,却会在他走进时欢欣鼓舞地鱼跃转圈,心血来潮时也会向他泼出晶莹剔透的水花,引来他的忍俊不禁。

他偶尔会外出救治前来求助的小妖,锦鲤知道,前来投奔他的小妖不计其数,但大多都死在了腥风血雨之中,这些已是十不存一。而她,亦是万幸。

时间便在这河清海晏中悄无声息地流逝,直到某一日,锦鲤在熟悉的脚步声中悠悠转醒,喜上眉梢地向他望去。

但柳成源却一反往日,见到她的第一眼便立即背过身去,耳尖爬上了可疑的绯红,看起来颇为局促不安。

锦鲤困惑不已,还以为他偶遇挫折,担忧地挥动鱼鳍想要游到他的身边一探究竟。

最新小说: 最强天医 [甄嬛传同人] 华妃重生:先给欢宜香加点料 渣过的前任变老师 原来霍教授爱贴贴 我在唐朝卖奶茶 渣A她真的不想爆红[娱乐圈] 好运小狗九十九次追妻 和顶流隐婚后心动了 春日宴 炮灰前任重生后